嚎叫

2017某深夜

一如既往,平淡无奇。如此一生,不想多疑,改变不了现状,脑袋嗡嗡作响。
我最近没事老是在看哈利波特,真的很像过完年买一套书放在家里面,难忘的是呢最后一部。
斯内普和少爷,两个个性鲜明的角色,看完之后很想再看又不敢从头。
怎么说呢,需要时间来消化吧。
今年很热又很冷,热的是秋初,艳阳天,汗流浃背。
冷的是秋末,瑟瑟发抖的躲在被子里面。
心烦烦躁到不行

16年9月2日

没错,我和我对象一年了,怎么说呢,谈恋爱真是个消磨人的东西,能把自己的灵感思想都消磨得光光的,我醒悟了。我觉得我之前这一年就像沉溺在感情里面,没错,是沼泽吧。把自己的光彩都抹去了,越挣扎陷的越深。或许这段感情不是特别好的,但是我觉得能让自己变清楚。
人都是要经历这种模糊的时间段吧。

我把生活活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或许我会迷茫

或许我堕落的难以爬起,但是我觉得

我能坚持我的梦想。

我把生活活成了只有你的样子。

欢乐不欢乐,

开心不开心,

全部都活成了别人的样子,

我真的很努力的需要寻找自我,

我选择了不断放纵,

但是我还是没有找到自我,

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把什么都看淡点自己活得要快乐,不管是如何的记忆,

但是我记得今年至少我是这样过的,真的不要后悔不要觉得荒芜

我的理想真的还在远方,只是我需要一束光

太勉强会崩溃……

觉得自己随便一动都有脚骨碎裂的声音,两只脚都不方便移动,
像个风烛残年的老者一般生活。
冰箱里面买的奶4天都没喝完,自己不想吃东西但又埋怨父母买些吃的,
因为买很多只让我一个人吃完。
自己会赌气而发疯的不断吃药。
不断的隐藏着自己的我秘密然后笑脸相迎的面对所有。

曾觉得自己的手越来越腐朽,

膝盖,行走,血管,所有一切都像针刺一样,

病态的思想。

一个月前花飘城市,我家住在五楼,

开窗子可以看到不断的飞花,片片如雪花,

春城无处不飞花就是这样的吧,

但是我却不曾看见太阳,不曾照射到温暖,

蓝天也不是伸手可及的,

慢慢的我发现不是身体在腐朽,

而是所有一切,包括思想,一切都在即将到达的炎热的夏天,

慢慢的腐坏。


孤徒残喘(BE ,架空,医生瓶,病人邪)

2

 

极大的风,又是极大的风,仿佛可以把人吹飞一样的,还有不断扑面的黄沙。

模糊之中远处有人的身影,很熟悉。

吴邪迈着艰难的步伐向前行进,仿佛触碰到那个人就能结束一切一样似的。

但是每走一步,呼吸就越难呼吸,直到最后黄沙变成了深海,墨蓝色的冰水覆满了整个身体,包括鼻腔。

“呼呼”吴邪醒过来就不断的拍打着胸口,这梦怎么,真TM的真实。就像自己真的死了一样。

H市下了一夜的暴雨,吴邪醒来已经是9点多了,但是依然很昏暗。摸索着开了壁灯,然后走到底下的沙发上坐了下,接了杯冰水压压惊。吴邪拿起了画笔不断的描绘出了梦中的场景,画完吴邪拿出了昨天那支药剂,朝皮肤里面注射了进去,像病毒一样的蔓延。

蔓延到全身,一阵抽搐,吴邪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仿佛变蓝一样,他能感受到。

怪不得,张起灵说有异常找他,这到底是什么药。

吴邪无力的拿起了手机打了电话给胖子。

“胖子,把张博士的电话给我,快。”

“天真,你没事吧?怎么了?”手机那边有点着急的叫到。

“没事,就是用了他给我的药。”吴邪安慰的笑出了声音,豆大的汗水不断的滴到地上。

“等着啊,我发短信给你。”吴邪没等胖子说完就挂了。

好难受,好难受,能感觉得到身体里面所有的东西,能感觉到他们分裂,死亡,新生。

看着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吴邪刚按了拨打就晕了。

 

醒来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诺大的玻璃窗和窗帘拉的死死的,壁灯幽幽的亮着,自己身上盖了被子,吴邪轻轻的拉开了被子,赤者脚就站了起来,看到楼下的沙发上坐着张起灵。

听到声音张起灵抬头看了眼吴邪。

“张博士,哈哈,哈。”吴邪抓了抓自己的毛。

“那什么,你怎么进我家的,还有,那什么,你给我的药剂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起灵皱了下眉头。

“换个称呼。”冰冷而好听的声音飘到了吴邪的耳朵里,吴邪噔噔蹬的蹭到了沙发上,抱起靠垫随意的靠在了沙发上,身体软软的陷了进去。

“小哥。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吴邪不满的在心里面暗暗的骂到,死闷油瓶。

“你打电话给我没声音,我就回了个电话给胖子,我和他一起来的。还有,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但是我不会害你。”张起灵说完整个房间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吴邪眯着眼看着张起灵,一句话也没有说,张起灵则是看着吴邪家的天花板,就像吴邪家的天花板有什么宇宙奥秘一样的。

按理说被人这么看着应该是浑身不舒服的,但是面前的张起灵确实很从容淡定,仿佛吴邪是透明的一样。

吴邪被人无视到这种境地有点炸毛的站起来看着张起灵。

“什么叫小爷不用知道,小爷想死的明明白白的,说好的治病却让我变成这样。”

“有些事情不让你知道是为了你好,我是医生,我不会害自己的患者的。”说完张起灵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就往门外走,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吴邪没穿鞋子的脚。然后走到客厅拿起伞就走。

吴邪什么也没说,听到门咔嚓的声音,然后走到衣柜旁边拿起毛线袜穿了上去,发呆的看着桌子上的画,他也看见了吗。

吴邪觉得张起灵肯定有问题,那药剂也肯定有问题,刚才身体的反映就像做梦一样,但是自己确实感受到的,他可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当小白鼠,他一定要弄清楚一切。

想着吴邪手里面拿起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孤徒残喘(BE ,架空,医生瓶,病人邪)

1

唯一记得的就只有险峻的山峦和险峰,空旷的原野,漫天飞扬的砂石,深极了大海。

还有边淋漓的大雨,寒风刺骨的痛觉。

 

“吴邪,醒醒。”

一阵猛烈的慌动把吴邪从睡梦中拉醒。

“胖子,这不还没到呢嘛。”吴邪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眯着眼看了下窗外。

“天真小同志,你这竟然一点都不紧张,你难道睡的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记得了吗?”

“记得,不就是那个,那个,很出名的,叫什么的博士回来了么。”说完吴邪拍了拍头,啊,这记性到最后也不好了。

“张起灵。”胖子很严肃且担心的看着吴邪。

“嗯,对,张起灵啊。”回答完胖子吴邪有点惆怅的转头看着窗外。阳光有些刺眼,云也很少,小朵小朵的簇在一个角落,天好蓝。

胖子看着吴邪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欣赏起了路边的风景。

 

H市

某公立医院

吴邪摇了摇手,坐在旁边的胖子有些心疼的看着他。

“胖子,没事,看开点。”吴邪看着皱着眉头却一直装着没事的胖子,好兄弟做到这个地步真的不容易。去年吴邪被诊断出被G病毒感染后胖子不断的变卖家当,就为了治好吴邪的病。

但是谁都知道得这种病只能死,近几年G病毒不断肆虐了整个城市,像疯狂的杂草一样蔓延,据说是因为从太空坠落的某种金属体里面放射出来的,吴邪清楚的记得,得这个病是因为找失踪的三叔,然后无意接触到放射体。得了这样的病身体会一点一点的粉碎,吴邪多么害怕自己苟延残喘到最后。

“天真啊,张起灵博士在这方面很有研究,至少能拖下的,至少能等到你未婚妻回来,给你家老吴家延续香火”说完胖子安慰的拍拍吴邪的肩膀。

“死贫吧你,话说你怎么能约到张博士的。”

“这个,这个你得问小花同志的那个追求者了呗。”胖子有点得意的看着门。

咔嚓,门开了,迎面进来了个冷面医生,冰冷的大褂和眼神,和所有医生看绝症病人一样,就是一副你快死了的表情。

吴邪和胖子面面相觑。

两人都是一样的表情,心里面想的都是,估计这就是张起灵。

瞬间气氛降到了冰点,吴邪也没心情先开口说话,就看着面前的这个博士,和自己差不多大,看样子也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却那么有成就,不禁羡慕起来,脸也好看,手也好看,身材也好,嗯,就是看样子性格不好,还有,头发有点长。

吴邪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胖子一阵莫名,然后咳了一下首先开口了。

“张博士啊,这个就是吴邪,他就是,”胖子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知道。”张起灵回到到。

“啊,知道就好,那什么我去外面等着,你给他看病。”胖子有点受不了这张起灵的态度就拍拍屁股出去了。

什么玩意儿,唉,不过有能力就行。胖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出去了。

张起灵看了看吴邪,

“没救了,你知道的,只能拖延。”

风有点大,把窗帘吹的鼓鼓的,桌上空白的处方单被吹起了一角,不断簌簌的响着,张起灵烦躁的用钢笔压了压。

风把吴邪有些俏皮的棕发拂动着,吴邪并没有很沮丧,只是笑了笑。

“张博士,我知道。才得这病的时候和所有人一样,很难受,真的很难受,但是,后面想通了,毕竟我觉得我现在每天都有意义啊,能拖延就拖延吧。我想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张起灵皱着眉头看了看吴邪一眼。然后利索的在纸上写了一堆东西,然后从大褂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支天蓝色的药剂。

“一个星期一次,身体有异常可以来找我。”说完拿给了吴邪。

吴邪拿了过来,然后装进了口袋里面。

“然后,没有了?”

“嗯。”

吴邪小声的嘟哝了一句,闷油瓶。然后站了起来就往门外走。

吴邪走后,张起灵站起来把窗户开到了最大。

本来有些蓝的天此时已经被黑云压的很低,看样子要下雨了,黑色的发丝不断的拍打在脸上,像巨浪敲击着岩石一样。

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呢。张起灵轻声呢喃了一句。


我想看我没看过的风景,吃我爱吃的东西,买我所喜欢的,看我所希望的,过的快乐,不去做我不喜欢的,不去想我讨厌的,趁我有生之年活的开心就好。

我不会紧握双手,因为我谁都不爱。

天很晴,阳春二月白雪。
厚重的鞋底塌在晶莹闪亮的白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吴邪,吴邪!”心里面无数次呐喊着的名字。
可是此人却不知道,十年物是人非,十年流逝了那个人多少的天真。
或许连无邪都不剩多少了吧。

如果我能摘下天上的繁星

如果我能轻尝天上云朵

请自然告诉我如何才能不那么悲伤

请告诉我所思为何人?

非我良人!


醒·梦

无聊就和朋友写了一篇文章,略基情

不要吐槽,文采不好,嘿嘿,发现自己好久没更博了




醒·梦

第一章:梦

 

呼~呼~呼风狠狠的刮着!
皎洁的弯月被朦胧得薄云时不时的遮住,有些惨淡的月光照在白羽凡的房间里。
    厚重的窗帘沉在地板的两边,落地窗里可以映射出霓虹的城市!川流不息的马路,喧闹的夜市,还有沉睡的白羽凡,略重的鼻息不断的呼吸着。
    又是噩梦,像重锤压在我的胸口,一呼吸心就会痛一样,多想嘶声力竭的呐喊出自己的痛苦,可是唇像重铅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里弥漫着铁锈的味道,殷红的血流出了嘴角。
    好痛苦,呼呼呼的,我不断的喘着粗气。
   “白羽凡,你快给我起来,从白天睡到晚上,你是废物吗?”
    嘶吼声从客厅传了出来,父亲又回来了吗?
    那个所谓的父亲又在不满我了吗?难道我真的是废物吗?          压抑的情绪笼罩在房间里。
     我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铁锈味不断的在舌尖弥漫开来。
     又是那个梦,惊醒的我坐在床上,心慌的冒冷汗,难以摆脱的梦已经折磨了我好一段时间,也越来越爱睡觉了,每次理智都战胜不了那梦魇。
     伸出了双手不断的想要抓住窗外的月光,明亮而皎洁的月色。
就像那个人一样,只能衬托于夜色之中。能让人看醉的气息,从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也如月光孤高皎洁。
随手从床头拿起了外套然后穿着拖鞋,我拖着沉重的身体晃晃的走出了房门。
     刺眼而明媚的光线映入了我的眼帘,我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暖黄色的灯光照射在了面前的人的脸上。
    “羽凡,那么晚又要出去吗?”母亲温柔的面目映入在了我的眼帘。
     她是一个很美的女人,至少在我心里面是这样的,长长的头发,总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尽管岁月爬上的她的面庞和眼角,但是还是掩盖不住她曾经的光华和气质,和所有母亲一样,是心疼自己爱着自己的,也喜欢弄一桌好菜,看见我们喜欢吃的时候露出满足和幸福的目光。
    每次我面对父亲的冷言冷语抑或是和父亲针锋相对时,她总是调和剂,我一直感谢这样优秀的母亲能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嗯,妈,不用担心了,去看看小莫。”我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害怕母亲看出来我身体不舒服,然后走到了玄关换上了鞋子,匆匆忙忙的披上外套出门了。

外面的凉风呼呼地吹着,不断地从我的领口灌入衣服内。

我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才9点多,天厚厚的几片云层压在了楼房之间,星月的光晕照在了云层上,有些泛光。

高高的楼房和云层融合在了一起。

不怎么热闹的街道不时有些骑行队路过,风把他们带的飞快。

路边的桂花树不断的散发出香味,闻多了到越发的让人心烦,我加快了脚步,情不自禁的走向我经常去的地方。

 


小时候我总能看见奶奶一个人坐在大院,

那把编制的竹藤摇椅会晃来晃去,蒲扇随着手臂的律动扇出丝丝凉爽。

她那被风风蚀的脸庞下可以看出来五官的精致。

我从来没有见过爷爷,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但是听家里人说奶奶很爱他,

但是他跑了,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在了长白山下,连尸体都找不到。

留给奶奶的只有一个孩子和爷爷渐渐模糊的影像。


我的回忆只剩下了一个人,

不论怎么努力遗忘装作无所谓但是依然只会思念着他。

“你带着这个东西,来到青铜门前,门就会打开。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记得我,你可以带着这个东西,打开那道青铜门。你可能还会在里面看到我。”

“我听到你的求救声了。”

“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你了。”

所有的一切在我脑海中回放。

我始终不能接受这个结局。10年了,他不是应该出来了么。

风呼呼的吹打在脸上。

白茫茫的雪和风拂过面庞,刺得生疼,

我不会在有期望。但是我依然坚持。

我深知见不到他。

思念到连眼泪都流不出来,视线渐渐模糊,

如果能再次道别

一个温暖的拥抱多好

我会再次原谅你的。

我仿佛被温暖的拥抱覆盖,

白色的视线中慢慢的出现了一道光。



“念邪,我相信你爷爷很幸福。”

甜水都会苦口

墨蓝色云层中的星星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本来就有些阴冷的天气加上泛红的天空让他看着有些心烦。

本来已经到了秋天,天气也有些转凉,一个人在宽阔的街道上有些冷,呼呼的秋风不断的从领子里面灌进衣服里面,让衣服变的有些鼓鼓的,他不断的奔跑着,也有许久没活动了,跑步还能缓解下心情。

最近那个断断续续的梦又开始扰乱了他,脑海里面不断重复出一个男人的背影,总是背着一把黑金古刀和墨蓝色的连帽衫,每次想拼命的抓住他就是抓不住,只记得那黑色的眸子和头发,脸庞也总是那么模糊。

这个梦断断续续的持续了9年之久,他到底是谁?

想到着又是心酸的难以控制,思绪也混乱的难以理清,心会被揪的生疼。

甩甩思绪,没有多余的心情想这些,看过无数的心理医生,吃过那么多的药依然不会好的病,都要结婚的人了,或许结婚之后会好多点。

想到这里,吴邪任由凉风轻浮,不断的努力的奔跑着。

 

 

张起灵站在残月下,或许是因为终极的原因让天空变的有些泛红。

街道上人很少,路边的桂花树能飘来幽幽暗香,闻得让人头疼,自己到底身在何处都不知道,

自己飘飘荡荡的就不知不觉的走到这个街道,林立的高楼让人看的眼花。

他能看见路对面有一个人不断的的奔跑着,像有病一样的,仿佛失恋的人一样,痛苦而难受的神情溢于言表。风把他的外套吹的鼓鼓的,仿佛香气都装进了他的衣服一样。

奔跑的速度并不快,当时似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一样的,有些棕的头发被暖黄的路灯映射的特别柔软。

仿佛认识他一样的,眼珠总是会跟着他的脚步移动,看着他奔跑的背影越来越远,不住为何心会那么痛。

“至少我会记得你。”脑海里总是有一个温暖的声音回荡着。

张起灵思绪随着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声音响起,狠狠地转回头来,任由身后奔跑的背影慢慢消失。

或许最好的办法就是相互忘记吧。

张起灵重重的把帽子压紧,身后空空的。

一条路,让他们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第一次知道催吐是在初中的时候看的一本书,

里面的女主角有BN。

那时候觉得很夸张,一个人怎么可能连自己吃东西都不能控制呢,

有那么难受吗?

我是AN已经很久了,但是没想到最近会因为吃东西而产生那么多欲望,

不知不觉的觉得自己的胃越撑越大,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多,想吃的东西越来越多。

好多次真的吃到走不动路冒冷汗,但是还是想吃,一有钱就只想拼命的买东西吃。

最近连吐也吐不出来,每次吃完就刷水,不夸张的说,我可以喝一桶水,一直刷,刷完还是觉得没有吐完,体重还是没有变,吐得脖子疼,全是胃酸,可是还是没吐完。

昨天可以说是我第一次那么难受,不算说是单纯的胃痛,本来就是从小就有胃病,

但是总是觉得最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经常头晕。

父母也感觉到我的不对劲,每天晚上吃那么多饭,要那么多钱,连上班的力气都没有。

觉得这东西对精神挺折磨的

希望我能从今天戒暴戒吐


又想玩游戏了。

 

阳光从窗帘的缝中照射了进来,刚刚有一束光照到了吴邪的脸上,长长的睫毛被镀上了金色,棕色的头发也有几缕变成了金色,粉粉的嘴唇有些龟裂。面庞上还有些泪痕,脸被扯的生疼。

吴邪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好多了,伸了个懒腰,然后看见窗外已经出了太阳,雨过天晴,刚想下床拉开窗帘的时候看见小哥竟然坐着睡在了自己的床头。吴邪喘了口气,幸好只是梦,但是那种真实的感觉。

吴邪想到这摇了摇头,心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只是个梦,不是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嘛。

吴邪一动本来想把小哥搬到床上睡的,但是没想到张起灵睡的很轻,立刻睁开了眼睛,然后看见吴邪笑着看着自己,刚好沐浴在光线中,一切美得都不像话。

张起灵摸摸吴邪的头,又摸摸自己的头,嗯,已经不烫了,然后跑了出去端了杯水给吴邪。

“喝吧。”吴邪看见张起灵一直照顾自己很不好意,然后喝水赶紧把小哥拉到床上睡觉。

张起灵别扭的转过身去,吴邪躺在张起灵的旁边,看着张起灵的背影,肌肤若有若无的能碰到张起灵的衣服,能感受到小哥软软的身体。

“小哥,谢谢你。”吴邪怔怔的摸了摸小哥的头发。


随笔

吴邪看着窗外霓虹的城市,车水马龙灯火阑珊的街道。

繁华的不像话的城市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法愈合的伤痕。

或许也有和自己那么孤独,孤身一人远离故乡,逃避记忆来到这个城市,怀揣的理想就只是重新开始。

喜欢在高高的阳台上看着月色,看着喧嚣。

指间的烟草烧了一大半,青色的烟雾不断袅袅向上的升腾,不时被放到嘴里面深深的吸了两口,红色火光又活跃的亮了起来。

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心像被重锤敲打着,有时候连喘息都难,诉说不出的痛苦和思念。

还有一年

最后一年么?

仿佛自欺欺人一样的在期待着什么,

长长的睫毛合在了一起,

眼角有一丝湿润,

但是没有眼泪。

眸子依然那么明亮,

乌黑且闪着光。

或许这偌大繁华依然的城市之中也有人和我一样在等待什么,仿佛自己生存下去就是为了别人的一个承诺。

但是自己愿意。

嘴角放松的扬了扬,有些沧桑的眼角有了细纹。

就是十年一梦的生活。

一切只是一场梦吧,

十年了,吴邪依旧无邪,但天真不复存在。

月亮被夜幕拉的高高的,远离月光的繁星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让人有些怀念小时候家乡的银河带,和那徐徐微风。

再见夏天。


随笔

最近朋友都想买小动物,自己因为父母不喜欢只能去朋友家摸摸,

嘿嘿,在某个斜阳照射的店里面我随笔写的文章,回家再好好的修改一下。

—————————————————————————————————————————

 

 

吴邪在宠物店买了只哈士奇,

他在橱窗里面一眼就看见那只狗活泼的跳着,不断的动着,然后还看着吴邪嘿嘿的喘着气,

“嗯,就它了。”吴邪买完宠物之后开着他的小金杯回了西冷印社。

斜斜的暖阳照进他的小铺子,王盟又在前台上睡着了,电脑屏幕上还是万年不变的扫雷。

“吱吱吱”刚被吴邪抱出来的狗狗叫着,不耐烦的蹭了两下,扭了扭身子,跃跃欲试的想从吴邪身上跳下来,

王盟迷糊的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自己的小老板竟然买了只狗回来,

“王盟,你去帮我把车里面的狗粮和笼子拿出来。”

“老板,你怎么有心情去买狗。”

王盟记得自从那个冷面小哥离开之后,小老板曾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也学会了天天盯着天花板发呆,也没有以前爱笑了,总是会一个人闷着看那个小哥的唯一一张背影的照片。

“嗯,换个心情,身边的人都没在了,买只狗陪陪自己,也就只有他不会离开自己了。”

吴邪说完把狗领去了阁楼上,落寞的背影刚好在背光的地方。

王盟不服的嘟哝着。然后转身叹了口气,去小金杯里面搬东西。

“不是还有我一直陪着老板的嘛。”

不断随着四季的变换,还是杭州西湖畔的那家小店,客人人不多,有一个偷懒的伙计,有一个经常遛狗的老板。

 

 

 

 

我很喜欢夕阳西下的景色,斜斜的余辉照在两个人身上

“这是我的,凭什么给你?”一个头发棕黄的小孩拿着铁甲超人的漫画书对着几个比他高大的男生说,稚嫩的声音很坚决。

“小屁孩,我是说,就借我们看几天,不行吗?”

“不行,这是我三叔给我的。你们想要自己去买啊!”说完小孩又把手里面的书抱的更紧了。

“好说还不听,小鬼,你可别后悔。”说完那几个男生就把小孩推倒在地,然后打了几记拳头,把漫画书抢了过去。

小孩愣愣的看着他们扬长而去的背影,背起书包拍拍灰,想站起来,但是腿好像破了,好疼,呲牙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努力的站起来,但是腿好软,浑身的力气都仿佛失去了一样。

有点委屈的坐在了路中间,凌乱的头发到处飞着,眼睛里面充满了泪光,闪烁的在打转,可是没流出来。夕阳谢谢的洒在马路上,吴邪也被镀上了金色。

突然一双手伸过来,面对眼前这双手,小孩有点发愣的看着,中指和食指有点长,很漂亮很漂亮的手,他情不自禁的触碰了这双手,然后重合在了一起,自己被拉了起来。

“谢谢你。”吴邪抬起头看着张起灵,白白的,黑色的头发有点长,甚至挡住了一半的眼睛,白皙的脸颊,身体也是瘦瘦的,看起来比自己还弱。

吴邪在裤子上擦了擦脏脏的手,伸手去帮张起灵的刘海拨了拨,露出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妈妈说刘海太长了会影响视力,张起灵谢谢你。”

“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们?宁愿被打”张起灵闷闷的问着吴邪。

“因为啊,我也要维护我的尊严,我是一个有尊严的男人。”吴邪捏起了拳头,甚至有点不服气的看着比自己瘦弱的张起灵。

吴邪,张起灵心里面嘟哝着这个名字,然后对着那双眼睛,眼睛里面还闪烁这泪花,但是就是倔强的不肯流出来,张起灵看见迎上了那泪光闪烁的眸子的时候心里面仿佛塞满了棉花,软软的,有点心痛。

然后从裤包里面拿出几个创口贴,递给了吴邪。

“谢谢了。”

吴邪看着有点不好意思的张起灵,仿佛伤口也不痛了一样,吴邪看着张起灵又瘦弱又可爱,然后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朝着张起灵脸上“亲”了一口,与其说是亲了一口还不如说是啃了一口。

“软软的。”说完吴邪超男孩挥了挥手,脸上泛起了红晕。

男孩痴痴的站着,摸着自己被吻的脸颊,怔怔的看着吴邪的背影,脸上也泛起了红晕,然后连忙小跑到吴邪旁边,两个人并排的走在落日的余辉下,虽然没有交谈,但是这种默契的感觉让人温暖。

    吴邪和张起灵说过,有些人见到的第一面就是注定的,那种说出来的好感是不言而喻的,就像见到的第一面就能感觉到似曾相似。


鸡翅梗(2)

住在吴邪家对面的瞎子大半夜打来电话说吴邪没睡。

自己的心像被牵动了起来,自己就是为了逃避他所以才不在一起的,干嘛那么担心他,他又不是小孩子,那么晚不睡干嘛。

张起灵内心不断的都浮现出吴邪这两个字。终于,鬼使神差的打了个电话过去,通了该说什么的,想挂掉的时候对方已经接了起来。

“吴邪,早点睡。”不假思索的就从口里面说了出来,那是张起灵对吴邪真挚的关心。

对面一片寂静,没有回答,有时候会听见小小的风声,他开着窗子吗?又在抽烟了吗?自己和他说过不要抽烟他还是不听吗?天气已经转凉了,他会感冒的吧。

“我想吃你们家那边的鸡翅。”在沉寂之时对面传来了沙哑的声音。对呀,没错。

“嗯。”

吴邪最爱吃楼下的鸡翅了,应该没关门的吧。

刚听见吴邪这样说张起灵就匆忙挂了电话,连外套都来不及穿就匆忙跑了下去,和老板娘买了好多鸡翅之后害怕吴邪嫌干,又跑去便利店买了2瓶他最喜欢的百事可乐。

张起灵骑着黑瞎子的摩托车在高速路上狂奔,他害怕鸡翅凉了不好吃,他害怕吴邪饿,其实他最害怕见不到吴邪的这段日子,自己想他。

忘记了红绿灯,忘记了一切,只听得见耳边呼呼的风声,甚至因为思念而忘记了寒冷。

碰———

从岔路口突然转出来一张大货车,张起灵避让不及,被甩飞出去,反应快的他下意识就是反应保护挂着的鸡翅,自己的身上都出血了,伤口不断的刺痛着张起灵的心。

原来自己是如此的爱他,为什么当初不承认呢,他无暇顾及身上的伤口,看了看鸡翅没有事情又继续冲向了吴邪家。

高速上路上裂了的可乐瓶里不断的冒出可乐和气泡,像是张起灵的思念,瞬间爆破喷涌。


鸡翅梗(1)

吴邪朦朦胧胧的从睡梦中醒来,天已经极黑了,月光惨惨淡淡的斜射在屋顶,把悲伤的气息加的更浓重,天气也变凉了,风不时的从窗外吹进来,把吴邪吹得起鸡皮疙瘩。

他从被窝里爬起来,披上外套,穿上拖鞋,慢慢的走到窗边,把没关严的窗子全部打开,点了支烟,青色的烟雾夹杂着烟草味袅袅升起。

“~~~”吴邪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来一开,闷油瓶三个字。

那么晚了给自己打电话干嘛。

“吴邪,早点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吴邪滑动着手指,慢慢的把手机放到耳旁。

张起灵的声音闷闷的传过来,没有再说过多的话语,只是一句早点睡让所有的烦恼所以的悔恨全部都消散了。能不能原谅他,或许他是迫不得已的,许许多多的想法涌现出来。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也想对方想到难以入眠,辗转反侧。

好想,

真的好想他,吴邪心里面不断的呐喊着,想说出口但是又被哽咽在了喉咙中。

“我想吃你们家那边的鸡翅。”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来的吴邪,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找出了一个见他的理由。声音还因为许久没说话还带着沙哑。

吴邪心里面不断思考着张起灵会怎么回答,自己真的只是想找一个想见面的借口吧,有点懊悔把那么幼稚的话说出口。

“嗯”张起灵淡淡的回答到。

随之而来的是机械的嘟嘟嘟~~~。

他挂了,也对,自己那么天真无理的说出一句话,难道他会为了自己送鸡翅过来吗?心一下子凉到了谷底,外面的月光苍白如水,外面冷风也灌了进来,一切都附和这他的内心,死心了,真的不可原谅。

真天真。


吴邪躺在床上,不断的留着鼻涕,

刚好雨过天晴的蓝天被清洗的干干净净。

吴邪喉咙实在难受就爬起来接杯水,看看书喝喝水。

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吴邪的思绪都是他、

张起灵走了有多久了呢?

始终还是不能习惯没有他的生活。


吴邪难过的时候会一个人坐在窗边,

手里面一直抱着平板。

电脑里面是他的照片,

唯一的一张,挺模糊。

吴邪可以百看不厌,

他甚至可以听着一首歌单曲循环一个下午,

像是在发呆,但是目光是在照片上的。

没有眼泪,表情很平淡

就是只是安静的坐着。



昨天晚上睡的特别早

把书柜翻了一圈

看见2011年买的格言

无意间看见一篇文章摘自《我只能为你画一张小卡片》

亲爱的宝宝:

   昨天我爬出窗口,站在十七层高的窗边看黄昏的落日。我大声歌唱,一首接着一首唱得好兴奋,觉得世界是我的,美丽的未来即将到临。
   可是,当我一爬进屋内时,就感到更深的孤寂。我只好又爬出窗外,望着迷蒙的星光,继续大声歌唱。
   我唱得口干舌燥却不忍离去,好想歌唱到天明。我累了,蹲坐窗边,看着城市闪烁的灯光,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我一定不是这城市里唯一的怪人,一定有一个人跟我一样,空虚时对着夜空唱歌到天明,也许我永远也遇不到他,但我熟悉他的心情。
   天亮了。我要去睡了。

          鸭子 四月十七日  清晨5点


我也会想这样,站在窗边看着外面不停的发呆,但是回到房屋内会很压抑

我是渴望阳光的

每天醒来都会拉开窗帘看着蓝蓝的天空

我们这里四季都不明显,出太阳的时间比较多

但是又是我又会期待阴天

沉沉的乌云压在上空

房屋里面感觉被盖上了被子

有一丝丝困意

或许我也会喜欢像今天暴雨的天气

屋内瞬间光线暗的可以开灯

没有傍晚的夕阳

可是暴雨之后真的会有阳光

我坚信着




生而为死

依然是有些炎热的五月,烈日依然炙烤着大地,地上的云也几乎没有,蓝蓝的天在炫耀着自己的圣洁,绿油油的树叶显得有些发亮,还有粗壮大树上不断的传来蝉鸣,叫的有点让人心烦。

张起灵跨着大步从吴宅出门,手上缠着的纱布被血迹映得偏红,但是纱布上系着一个有点不搭配的蝴蝶结。

但是张起灵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协调,而且冰冷的脸上还浮现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轻的让人以为是幻觉。

——————————————————————————————————

五年前

吴三省抱着奄奄一息的一个婴童,不断疾走着,大大的汗珠不断的滴落,他奔向的是张家古楼。

张起灵听说有个叫吴三省的人来找自己便让他进来了,映入眼帘的是气喘吁吁甚至还着急得冒汗的吴三省。

吴三省看到张起灵跨进大堂的时候舒了一口气。

吴三省看见这个时隔两年不见的男子依然没有改变,黑色的头发只不过留的长了点,但是那冷峻入骨的气息和威严的气势依然没有改变。墨蓝色的衣裤显得格外精气,还有背后那把不离身的黑金古刀。

他们是在几年前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时候一起打过洋鬼子的战友,那时候吴三省还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张起灵竟然是道上张家内定的族长,虽然张家规模不如以前,但是依然有强大的势力渗入到民国政府内。吴家当时也是大家,家境还算殷实,大哥刚刚成亲,二哥管理生意,自己出去闯闯,结果却认识了张起灵,并且这个冷冰冰的人在危难时刻帮助了自己。

“张起灵,这孩子是我们吴家的独苗啊,也不知道为何几个月之前突染寒疾变成这样,我知道你们张家有古方可以救他,看在当年出死入生的份上帮我们吴家一把。”吴三省说完有些激动,抱吴邪的力度也不断变大了。

哇哇哇哇哇哇哇~~~吴邪大声的哭着,本来病得苍白脸哭的有点显红。

张起灵看着吴三省和孩子有点犹豫。自己没有义务帮这个孩子,人各有命,自己也不能随意改变别人的命格,既然上天要他亡,自己又何必帮这个孩子呢。

张起灵走进吴三省,看着吴三省怀里的孩子不断哇哇的哭着,泪水不断的划过脸庞,因为是五月天气有些炎热,脸上也有些皴裂,但是这个孩子尤为可爱,清秀的五官也已经显现出来,那眉眼。不由得的伸出两根其长的手指轻轻的往往吴邪额头上一摸,然后顺着滑落到了眼角,脸庞上,把眼泪和泪痕都擦干了。

张起灵冰冰的手指触碰到吴邪,吴邪也停止了哭声,小孩子大大的纯真的眼睛就一直看着张起灵,白皙的皮肤把吴邪衬托的太美,张起灵情不自禁的拭干了眼泪,然后发现自己有些失态,然后迅速收回了手,藏在了背后。

小小的吴邪看见这个场景竟然对着自己呵呵的笑了,伸着小手不断的挥舞着,咧着嘴看着张起灵。

“几岁了”

“快2岁了。”吴三省看着张起灵回答到,他心里也猜的估计张起灵会救吴邪,吴邪这孩子有灵气,小小的仿佛什么都懂,何况还是独苗,全家的心头肉,从老到小都把他当自己的心头肉,自己也不例外。

“名字”

“他叫吴邪”

“嗯,留下吧,一周后来接他。”张起灵从吴三省手里接过吴邪,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天空一眼。

这样做真的对吗?

然后又低头看了一眼怀里面看了自己抱着的孩子,然后心里面暗暗的答到。

无悔。

留下的吴邪在张家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有时候张起灵会去房里看看吴邪,吴邪每次看见张起灵都呵呵的笑着。喂药也都是张起灵喂的,族人都有些疑惑族长为什么会对这个孩子那么热心,还有些人暗地里猜测这个孩子是张起灵当时在外面的私生子。

当张起灵知道有人议论这事情的时候当天就开了早会,冷眼看见那几个嚼舌根的族人被躲了双手然后赶出张家,他的权利和威严是毋庸置疑的,不容许有任何怀疑和背叛,在他眼里面对于这种血腥的画面就像是饭后茶点一样,麻木的没有任何感觉。

张起灵处理好事情然后去看了看吴邪,一见的吴邪那冰冷的脸庞和眸子不由得的变温暖了,有点宠溺的看着吴邪。

这孩子和自己长得一点都不像,张起灵内向想着。

看见放在床头半碗微凉的药,张起灵轻车熟路的拿起背上的黑金古刀往手掌中一划,深红色的血不断滴入碗内。

吴邪依然笑呵呵的看着张起灵,天真的眼睛里面泛着光,仿佛是被血腥味引起了兴趣,不断的兴奋着。

 

一周后吴三省如约来接吴邪,此时吴邪的脸色也好了很多,之前病怏怏的感觉几乎全无。

“以后每年此时他都得喝药,不然身体就会越发差,所以我到时候会去吴府拜访。”

吴三省听见张起灵这么说甚是感激,只要能让吴邪活下来,这孩子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

想到这里张起灵已经走到了张家古楼。

一进房内他脑海里就不断浮现那个穿着白衫坐在树下看书的孩子,虽然只有7岁,可是那种书香气质就已经无法掩盖,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有些刺眼,还有写棕黄的头发软软的随着微风移动。

在吴宅吴邪一见到他就笑呵呵的,眼眸弯成了月牙,长长的睫毛浓密的贴着,显得眼睛更大。

为了不让吴邪怀疑去吴宅之前就把手划破了,吴邪看见自己受伤皱眉的担心自己,替自己包扎完竟然还系了蝴蝶结。

张起灵心里面暖暖的,吴邪是第一个那么关心自己的人,视自己的生命重要的人。

真的无悔。

光圈从窗缝中射进了屋内,刚好打在张起灵的半张脸上,只看得到那有些动人的微笑,从内心散发出来温暖的微笑。



Born to die(生而为死)

又是一个阴霾的天气,绵绵长长的乌云挡住了阳光,吴邪是渴望阳光的,就算能从云缝中透过一丝他都会用尽所有的力气去触碰它,抓住它。

当吴邪追随着张起灵从Z市跑到K市,又辗转回到Z市的时候一切都绝望了。

吴邪忘不掉的已经不是他了,而是当初让吴邪动心到不能自拔醒过来的感觉。

熟悉的拨出一串号码之后。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 ...。”

手机重重的砸在了墙上,吴邪把头重重的埋在床边上,暗暗的地灯照着房间。

不断的呜咽声闷闷的传来,随即又是一串笑声,眼泪夹杂这扭曲的笑容让吴邪清秀的脸变得异常恐怖,他苍白的手无力的抓着床单,房间里的照片凌乱的摆放在地上,多的可以堆起一座小山。

照片里面亘古不变的是张起灵和吴邪的合照,吴邪笑得很灿烂,棕色的头发干净而柔软的贴着张起灵的黑发,虽然张起灵没笑,但是看得出来他也是幸福的。

有在长白山照的,有在杭州照的,有在海牙照的,有在瓜达拉哈拉照的,有小时候的,有长大的,每一个年龄段都有,在很多很多地方的合照,虽然背景不同,但是照片上的两个人始终都是那么开心。

哗———

巨大的风从窗口灌到了房间里,窗帘飘动着发出呼呼的声音,低沉得像野兽,照片被吹得更乱,吴邪收了收照片,颤抖的双手把照片一张不留的扔出了窗外。

照片飘到了街上,树上,河里,屋顶上,有的被雨淋的皱巴巴的,照片上灿烂的笑容,还有甜的像蜜糖的幸福全部都被扭曲,被折叠。

“啊~~~~~~~~~~~~”倾尽一切的叫着,什么都比不上吴邪眼睛里面止不住的泪水,随着雨全部化作了悲伤融入到了泥土里。

时间也被打上了马赛克,把吴邪的过去抹得模模糊糊。

吴邪站在阳台上看着照片中的他,眼里充满溺爱的他。


Born to die(生而为死)

冬天

张起灵第一次见到吴邪的确是晴天,

只不过那天很冷,是在寒冬的一个晴天,并不温暖的阳光反射在白雪上,冷的有些刺眼。

他能想起的每一个冬天都是寒冷的,彻骨的寒冷,全是都是仿佛冻在冰窖里面一样,因为这寒冷也让自己忘却了温暖是什么感觉。

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唯一抚养他的老爷爷冻死在山顶小屋的画面,

一个温暖的身体逐渐化为冰冷然后变硬,不论怎么呼唤都不会苏醒。

张起灵本来就是孤儿,一直在瑞士和一位老人住在上山,

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也不怎么会说普通话的自己被一个叫吴三省的男人领到中国的时候是那么的无助。

站在宅子中望着吴邪的时候他头发依然是棕黄色的,和自己一样刚好出于换牙的年龄,一笑就可以露出那个缺口。

吴邪第一次见到张起灵的时候他就愣愣的站在三叔旁边,自己正好再堆雪人,因为从小怕冷所以他穿的很笨重,他见这个男孩子的脸色很苍白,身体也比自己瘦弱,但是一对墨黑的眸子闪着光一般,黑黑的头发被阳光照射得打出一圈淡淡的光晕。

好像天使,吴邪心里面这样想着,笨手笨脚的冲到他面前。

“三叔,他就是要寄养在我们家的小孩吗?”吴邪操着稚嫩的声音对着吴三省问着。

“嗯,他叫张起灵,以后他就是你的哥哥了。”吴三省看见吴邪喜欢张起灵挺开心的,然后溺爱的揉了揉吴邪的头发。

吴邪不服气的看了一眼三叔,然后用手指抓了抓揉乱的头发,随即拉着张起灵的手把他牵到没有堆好的雪人面前。

“我们一起堆个大大的雪人吧,你那么瘦弱怎么可能是我哥哥,以后我保护你,你的手好冷啊。”说完吴邪把左手套拿了下来,戴在了张起灵的手上,然后不断的呼气在张起灵的另外一只手上,把小手搓的通红。

“算了,我们回屋吧,我叫妈妈烤蛋挞给你吃。”吴邪又不由分说得把有点发愣的张起灵拉到了屋子里面,大大的落地窗,外面还有一个庭院,落地窗外是一小片池塘。

富丽堂皇的客厅,宽敞的房子和张起灵住过的小屋完全不一样,但是这个别墅里面并不寒冷,

因为有吴邪,因为有吴邪无微不至的照顾。

张起灵摇了摇头,明明我比较大,我是哥哥。

 


自己快到18岁了一事无成

除了能努力还是努力

头晕晕的,全身发热,好难受。

胃痛+失眠,我真想好好出去走走了、

突然想起了PP啊

上一页
下一页